法国部长与美企公开斗嘴

02/27/2013    来源:http://www.acivisa.cn    编辑:m_e6f5e5

冯迪凡

一小时品尝早餐和午餐、三小时聊闲话、正儿八经的工作时间只剩三个小时。

这就是莫里斯·泰勒(Maurice Taylor)口中法国员工的一天。近日,这位美国轮胎制造商帝坦(Titan)总裁与法国生产振兴部长蒙泰布尔格(Arnaud Montebourg)展开了多轮口水四溅的隔空对话,前者对于法国工人工作习惯的批评引来法国部长的驳斥。这起关乎赴法外资的政企摩擦好似打开了一罐头的蠕虫,引发外界对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竞争力的讨论。

高福利、左派政府、强势工会,由此牵扯出的一系列关键词勾勒出了欧债危机大环境影响之下的法国就业市场概貌。

舌战“美国资本家”

无意中,泰勒充当了“莽撞人”的角色。

事情起源于美国轮胎制造商固特异轮胎公司(Goodyear Tire & Rubber Co)将会关闭其位于法国北部亚眠(Amiens)的工厂,并将员工人数削减39%,即可能会导致1173个就业岗位被裁。

为此,蒙泰布尔格多次接触泰勒,希望他考虑接手这座工厂。上周,泰勒在致蒙泰布尔格的公开信中表达了他的态度——“先生,你在信中表示你希望帝坦可以就此进行磋商。你到底认为我们有多蠢?”

总而言之,泰勒的字里行间充盈着对于法国工人的抱怨和对法国工会以及政府的不屑。

泰勒在这封刊登在《回声报》上的公开信中介绍了法国工人每天“133”的7小时工作安排,“我当面告诉法国工会他们这种行为时,工会却跟我说,这是法国方式!”

“在五年之内,米其林就也将不再有能力在法国生产轮胎了。届时法国将丧失其整个(轮胎)行业。”泰勒乘机揶揄了自己的法国同行——全球第二大轮胎生产商米其林(仅次于日本的普利斯通)。

蒙泰布尔格用一组数字回敬泰勒:“帝坦和米其林公司相比,不仅规模小了20倍,利润也不及后者的1/35。你们可以向法国企业学习的东西还多着呢。”

法国民众并不那么认同政治精英的看法,一些法国人甚至力挺泰勒。

有法国企业家表示,希望他们的部长先生不要过分激动,好像自己已然是和美国资本家做斗争的英雄一样,毕竟泰勒反映了很多投资者对于法国以及法国政策的印象。

昨天,《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阅的《费加罗报》一项在线调查也显示,在“帝坦总裁是否有理由说我们法国人工作不够刻苦”的选项下,有81%的法国人表示支持这位美国老板。

自左派社会党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上台以来,如何重新恢复法国竞争力成为了法国全民讨论议题,然而法国不仅面对强大的工会势力以及纠结的移民问题,当下的经济惨淡也加重了情势的恶化。欧盟委员会此前预计法国今年经济将增长0.4%,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期增速为0.3%。

根据法国《世界报》报道,2012年法国境内宣布破产倒闭的企业共有266家,同比增长42%。

实际上,从2009年欧债危机加重以来,法国共有1087家企业倒闭,这一数字已经令法国成为欧洲地区去工业化最严重的国家。

在本报记者查阅到的另一份法国调查机构去年底公布的报告中,2011年11月至2012年10月间,该国营业额超过1500万欧元的大型企业破产数量增长了29%,营业额介于500万~1500万欧元的企业破产数量增长了23%。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12月,法国10.6%的失业率远高于德国的5.3%。

工会的“溺爱”

法国工人真的很懒散吗?事实上,该国工人生产率位于欧洲前列,根据OECD数据,法国工人2011年单位小时的生产价值达到57.7美元,高于德国工人的55.8美元、英国的47.2美元,仅低于美国工人的60.2美元。

说是“制度养懒人”并不为过。法国的劳动法硬性规定每周工时最多35小时、年假27天。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曾经雄心勃勃地想在第一任任期内解决这种高薪低工时问题,最终遭到了工会强烈反抗。

本报记者彼时曾经在巴黎采访法国第二大工会组织,他们的回答是,根据工会所做的调查,即便法国提高每周工时,并延长店面营业时间,法国国内的消费能力也不足以承受这种变化。

左派奥朗德政府对于就业市场的改革效果还有待观察,1月曾有消息称,法国雇主和各大工会达成协议,可以让企业主在经济发展不景气时能更加容易地解雇员工。但如果雇主和雇员多次签署有期限的雇佣合同,就必须付出更高的经济代价。

作为在核电、航空、航天和铁路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的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预测法国2012年的经济总量仍位于德国之后排名全球第五。

一位常年就职于欧洲的跨国咨询公司的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2009年德国就经历过类似案例,由于德国轮胎厂大陆公司(Continental)认为其在法国的工厂是其全球最亏损的工厂而希望将其裁员1100人后关闭,这件事情不仅最终闹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层面,这家工厂的经理还被法国工人在抗议中扔了鸡蛋。

“法国工会在谈判中,还有一种暴力抗议的传统,这给外国投资者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上述高管说。

这在德国是难以想象的,德国工人虽然也会罢工,但一般以和平谈判的方式为主,而且德国工会在企业监管层面也有50%的代表权。上述高管表示,他认为目前法国最大的问题在于,法国左中右三派都各自有自己的工会力量,造成在谈判时相互竞争,往往没有起到积极作用。